网瘾少年馒啾桑

人活着就为白鸦尤里!
这里 馒啾桑
为SUJU跟刀男献上钱包【下一步就加上DF】

【食物语】空桑少主的日常〔5〕

以后还是隔天更一次吧...存货没多少了

随缘更新好吧QAQ


求轻打耶嘿_(•̀ω•́ 」∠)_



25.

          我,空桑少主,现在慌得一批。

          因为我的床上...同时睡着五个人。我,佛跳墙,鸡茸金丝笋,鹄羹和锅包肉。

          我只记得我昨天........称体重啊啊啊啊啊!

          我跨过重重阻碍,跳下床铺去称体重。

           很棒。体重没变呢。呵呵。

           我踹了一下床垫:“我要减肥!”

         

26.

       我,空桑少主,今天试衣服。

       只是,灯影牛肉一直在说:“剪短点,再短点。”硬生生把我的长裤剪成了短裤,还是极短的。我直接不穿裤子多好是不是。

       我抬着头,笑眯眯的戳着灯影牛肉的胸口:“小拳拳捶你胸口哦。”

       哪知道灯影牛肉这个脸厚到家的人捏住我下巴说:“你想戳破我的衣服?真是个坏孩子呢,要不晚上...”

       “滚呐!!!”


27.

        我,慌得一批。因为我把松鼠鳜鱼的面具摘下来了。

       松鼠鳜鱼现在给我跪下了,还是单膝,夭寿!!

       “少主!松鼠鳜鱼将...”

      “松鼠鳜鱼你别跪了,我错了,我这就给你带上面具!”


        等我把面具给他戴上之后,松鼠鳜鱼好像生气了....他们男生真的很奇怪呢。

          我就不奇怪啊!我舀了勺松鼠鳜鱼送来的双皮奶,真好吃。


28.

          我,现在好困...还有一沓子锅包肉送来的文件没有批,笔,笔要拿不住了。

          后天开始就是和时之政府的人开会的日子啊。好困。最起码要批完文件。

          空桑少主拿着笔,头一点一点的,小眼睛闭上又睁开,最后用左手撑着脸,但是也没有什么用,顺着左胳膊一点一点的滑下去。

            “这么晚了,少主还不睡吗?您是想喝茶还是格瓦....”听到锅包肉的声音,空桑少主立马清醒,尤其是后面没有说完的格瓦斯。

           “伏特加!”“伏特加就请算了。”

          “伏特加,锅包肉哥哥,人家想喝伏特加嘛~”我放下手中的笔,嘟着嘴去拽着锅包肉的袖子来回摇,“锅包肉哥哥,想喝伏特加嘛。”

          “少主,您现在还不是碰酒的年纪。”


29.

        我生气了,吃提拉米苏都好不了的那种。

               我明明已经成年了,锅包肉还是不让我喝酒,哼唧!所以,我要实行我的大计划!

         晚上和锅包肉道完晚安之后,我偷偷摸摸的爬起来,开门。 完美,锅包肉没有发现我已经起来了。

          啊,锅包肉回房间了!酒窖离锅包肉房间不算很远,小心翼翼的才不会被发现啊!


         “伏特加,泸州老窖,额...这个是红酒。”

         我随便拿了瓶伏特加,虽然不知道怎么喝,但是把盖打开之后倒杯里就可以喝了啊!

         一杯一杯又一杯,一瓶伏特加喝完了,我咂咂嘴,伏特加不是很好喝啊,但是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感觉啊,都不醉...嗝儿。


30.

       锅包肉有起夜去给空桑少主盖被子的习惯,这个习惯谁都不知道,佛跳墙除外。

       “少主今天没有踢被子....少主????少主!”锅包肉差点把所有食魂都喊起来去找少主,但是仔细想想,少主现在不是在厨房就是在酒窖呢。

        少主长大了,懂喝酒了呢。

         锅包肉推开酒窖门就看见抱着空酒瓶呼呼大睡的少主,小嘴微张,发出小声的呼噜声,口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抱着酒瓶蜷缩在一起,小脚丫蜷缩时不时还动两下。锅包肉愣住了,这是什么可爱玩意儿!

         锅包肉蹲下来捏两下少主的小脸,捏完还不忘把口水替人擦擦。没办法,锅包肉打横把空桑少主抱回了卧室。

       替人把被子盖好,结果发现空桑少主拽住锅包肉睡衣的袖子死死不放:“别走,陪我嘛。”


          “您真是,很容易给人添麻烦呢,可是...晚安少主。希望您有个好梦。”


【剧本】心理剧

和舍友一起写的,一个不像剧本的剧本。

没有经过任何修改的初稿。

不想二改。

前方高能



                   心理剧

人设:

叶铭:讲述者,认为自己是位罪人,讲述故事的时候带有自嘲。

人物A:活泼开朗,喜欢参加各种活动,将自己发光的一面展示出来。但因为B,成长了。

人物B:没有什么恶意,前期在默默奉献着自己,但因为自己对于A的嫉妒而伤害了A。心中对A有内疚。

小叶铭:中立者。曾想过劝说B,但被D拦下。

人物D:不折不扣的中立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同学:若干,男女各半。

 

故事设定:叶铭坐在椅子上讲故事,演员们没有台词,但需要在叶铭身后表演。

 

剧本:

 

 

叶铭:【径直走到舞台中间,坐到椅子上。】大家好,我是叶铭。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个故事,一个曾经我们年少轻狂,懵懂迷茫,所有人都在慢慢摸索着这个社会的故事。

【此时四位演员走上台,A首先很热情地打招呼,BD和小叶铭虽然有些拘谨但也互相打了招呼。】我们宿舍4个人,4种不同的性格,3个不同的地区。

叶铭:【停顿几秒之后继续说】我们用ABD来称呼他们好了。


【演员AB走到一起,周围同学们与AB打招呼,之后同学们走出一段距离后组成一个大圈子】A与B来自一个地方,自然而然的形影不离,

【演员A十分热情的回应,B只是笑了一下之后挥挥手】A乐观外向,B内敛沉默。A热爱才艺,B衷于平凡。

【演员A拿着手里的东西跑入同学们围起的圈子里。B站在原地微笑地看着A,转身拿笔本认真写两下之后交给人群中的A,A笑着接过B的本子。】A参加了很多学校活动,B始终跟在A的身边甘于帮忙。


【围着演员A的同学们一直看着演员A做出夸张的表情和手势,演员B把本子递过去后将手缩了回来,垂在身侧紧紧握拳,脸上的微笑越来越勉强。】但B慢慢发现,A的人缘越来越好,越来越被人欣赏。B也慢慢发觉,大家眼中似乎只有绽放着光芒的A,却从未注意到旁边默默奉献的自己。看着身边活的愈来精彩的A,B的心里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嫉妒。


【叶铭停顿,拿起桌子上的水瓶喝口水,抬头看着天花板,十指交叉握在一起,左手大拇指搓着右手的虎口。嘴唇抿成一条线,露出懊悔与纠结。】


【后方:同学们下台,留下舞台上的A,B。A笑着跑过去搭B的肩,B把A的手拍下去,A没有在意,继续和B说什么,把本子递给B。B很不耐烦的点两下头,接过本子,胡乱写两笔递了回去。A拿着本子看几秒,转身跑下台。B在A开始下台的时候扭过身子看了眼A,冷哼一声笑着往台下走。小叶铭和D打闹着上台。】

【叶铭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慢慢的,B开始不再用心的给A帮忙,开始留意每一个活动对A的重要性,

【正在往台下走的B停下,偷偷跟在小叶铭和D的身后,用A刚进入宿舍时的方式加入小叶铭和D】开始慢慢参与我和D的活动,在我们身边吐槽着A的一点一滴,渐渐的,我们也发现了A和B的矛盾,

【B转过身做自己的事情,小叶铭拽走D。D甩开小叶铭的手,小叶铭一脸急切,D坦然说出自己想法,小叶铭纠结一下,露出一样坦然的表情。】我们曾经讨论过,我也曾想过帮B找回自我,但D说:“算了吧,大学,就像个小社会,自身难保,又何必那么操心别人呢!”后来,我想了想,算了吧。与此同时,B也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小叶铭和D勾肩搭背地下台,A抱着乐器垂头丧气地上台。】

【A抱着乐器坐在地上哭,B放下手中东西去安慰A,脸上没有任何担心的表情】那天,我们吃了午饭回来,A拿着自己心爱的乐器哭的伤心,而B看似安慰,实则埋怨。后来我们才知道,是B在乐器上动了心思,A才输了比赛;有一个晚上,A拿着运动会的名单暗自发愁,【上台一名同学,递给A一张纸并把A的乐器拿下台。A露出烦恼的表情,B笑着对A说些什么,之后拿走了A手里的纸。】B却一反常态,激励A加油,重在参与,转天的看台上,我们才知道,B帮A报了所有不撞时间却又没有空隙的项目。


【叶铭的语气突然有些沉重】第三年的秋天,微风萧瑟,落叶满地,一个再寻常不过的秋天,却值得我们四个人深记:学校查出了B的各种作为,劝其退学。

【B手里拿着退学通知,扭头看了一眼,没有任何留恋地下台。小叶铭和D安慰泣不成声的A。】那个秋天,我们宿舍变成了3个人,依然是3个不同的地域,但已不是那年的光景,


【A推开小叶铭和D,自己颤悠悠地站起来。低着头一步步很艰难的走着,脸上是从未有过得沮丧。小叶铭和D下。】这2年,十多平米的小宿舍,见证了B愈来锋利,也见证了A的愈加消极。现在的A如那年的B一样,平淡低调,早已失去了引以为傲的光芒,而现在的B,我们早已失去了音信,看到的,只是每年A的生日时,那从不缺席的“对不起”。

【A从口袋里拿出一副眼镜戴上,两位同学拿着东西急切地上台,A摆摆手拒绝了两位的请求。小叶铭和D手里拿着礼物上台,A笑着接过。B带着帽子上台,递给A一张纸,B下台。A接过后看了一眼愣住,手一松,纸掉地上。D捡起来和小叶铭看了一眼,重新递给A。A蹲下哭泣。】


【B和同学们上台,同学们依旧围着A,B一直笑着站在A的身后,递给A一个本,A接过本子,抓住B的手腕把B拉进圈子里,介绍给同学们认识,同学们也开始夸赞B,B有点害羞的挠挠头。A,B,小叶铭,D和同学们一起打闹。】

大学,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一张彩纸,描绘出什么颜色,由你的内心而定。大学,对于每个人而言,亦想一幅画卷,都从简单的线稿变得浓墨重彩。这个故事,没有一个固定的结局,可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每一段时光都值得记录,每一个朋友也都值得珍惜,不要为了一己私欲,伤害了别人,更伤害了自己。

【全员下台,舞台中央依旧只剩下坐在椅子上的叶铭。】


【叶铭突然站起身,向观众们鞠了一躬,直起腰说】

        我是叶铭,一个自认为有罪的罪人。

【带有自嘲的轻笑一声】

 

 

 

 

 

 

=====================================完===================


【食物语】空桑少主的日常〔4〕

前方避雷

刀男乱入,因为本人也是个审神者,就想把喜欢的游戏放在一起。雷者可忽略。

前两天事情忙,没有码字〔其实是没有码多少,不想发〕

求轻打嘿嘿嘿




19.

          昨天没有做噩梦,真好。

         嗯,动不了...那就接着睡...等等,我怎么翻不了身??

        “佛跳墙!饺子!你们俩要勒死我啊!!”

        “少主!早饭已经....没想到少主有这个需求,我...”

        “我不是啊!!!!你们给我出去!”

        我裹紧自己的大被子,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锅包肉,我真的没有那方面需求,我就是....等等,佛跳墙又是什么时候爬上我床的???


20.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交流的日子了,作为空桑少主的我要和日本时之政府的审神者做为期两天或者是三天的交流。

         这本来是我爹娘的事情,结果他们俩给我留了一封“津门游,勿念。”

         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少主,如果不想,便推掉吧。我...”

       “鹄羹,第三届的交流会是第三届的事情。如果我不去,对方会很为难的。”

        “少主,已经很晚了,需不需要我给你煮点宵夜?可是我还是希望您能早点休息啊。”

         我看了眼剩余的文件,大手一挥-----

          “鹄羹羹,我要睡觉觉!”


21.

          这几天我一直在和小鸡炖蘑菇练习体术。

          “少主,您瞅瞅您这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是先来点肌肉吧。”小鸡炖蘑菇捏着我的小细胳膊把我拎起来,我抬脚一...“脚咋这不老实啊...”踹....“疼啊啊啊啊啊!小鸡炖蘑菇,疼!!!!”


         我,空桑少主,因为被小鸡炖蘑菇抬高了腿,所以...大腿根疼。


22.

        练习长鞭,还是应该找佛跳墙啊是不是。

       “你别跑啊,佛跳墙哥哥,陪我练习嘛!”我一脸笑眯眯的的抻了抻手里的长鞭。

       “可以啊美人,可是...”我一鞭子甩到了佛跳墙的脚边。

       “佛跳墙哥哥别跑啊~”


23.

        我,做梦也想抽死佛跳墙的空桑少主,把自己抽伤了。

        “美人儿的腰...很细啊。”佛跳墙给我抽伤的地方上药,手倒是不老实,一直在摸我腰,“感觉...一手可握,美人儿这腰,以后是...”佛跳墙在我腰上重重的捏了一下。疼哭啊啊,后面是不是红了是不是红了。

         “佛跳墙,手老实点!要不然小心我抽死你!”


24.

        明天要去试穿新作的衣服。

        因为平常穿的少主服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一点....紧。

          都是佛跳墙锅包肉他们喂的!

          我发誓,我一定不能再接受他们的投喂!我要减肥!要练出腹肌!

      

         “少主,今天做的是烤乳鸽。”“不吃!”

          “喂!今天做的可是我从西洋那边学的慕斯!”“不...不吃!”

          “美人,我新做的点心要不要...”“b..不..不吃!”

            “少主,糖...”“ch...不吃!”


           晚上我称完体重,完美,恢复了呢。

           我偷偷摸摸跑到了厨房,看着台上的糖果慕斯点心烤乳鸽....拿起就吃!!!

         什么少主形象!真好吃!反正已经瘦了,不会再胖回去吧!!

        “我说厨房怎么有动静,原来是你啊!”

        “美人,我做的点心,好吃吗?”

        “少主...晚上吃那么多,对胃不好啊...”

         “少主,烤乳鸽已经有些凉了,我去热一下吧。”

          背后四个声音吓得我一口慕斯没咽下去。只能扭过头:“都好吃...我没吃!不是我吃的!”


         最后,我趴在佛跳墙腿上哭着:“坏人,我爹都没那么狠的打我屁股。呜呜,不就是晚上吃东西嘛,还不是因为你们把我喂胖了我想减肥啊!嗝,坏人!.....佛跳墙你别捏我屁股!!腰也不行!”


【食物语】空桑少主的日常〔3〕

今天更得比较晚。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嘘

_(•̀ω•́ 」∠)_今天依旧是渴望佛跳墙的一天


13.

        昨天晚上我...我梦到了小时候,爹娘还在我身边,那时候我们还生活的很开心。 后来易牙和他主子火烧了空桑,我和鹄羹寻找被迫解除契约的食魂.....这一切在我梦中出现,我不是什么合格的空桑少主。

         我扭过去把脸埋在枕头里小声哭泣着,不能让他们担心,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哭,我必须要坚强....可是我做不到啊

            “美人,别哭,虽然你哭起来的样子也挺好看的。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会好起来的。”佛跳墙将我抱在怀里,坐起来轻轻抚摸我的后背。我往他怀里死命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他腿上。“我真的很失败,爹把空桑交给我,我却...我不是个合格的少主,我..”


        “少主,一千个人的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您在我们的眼中,永远是最好的少主。”

           “噗嗤,佛跳墙你突然叫我少主,我还是有点不适应....请让我再靠会儿,头和眼睛有点疼。”

           “那..等美人你醒了,就喝皮蛋瘦肉粥吧。”佛跳墙的手好像有魔力一样,只是轻轻拍了我几下头....好困....再睡一觉吧..“美人可真是个小懒猫呢,就在我的怀里继续睡一觉吧。”


14.

           我,空桑少主,现在有很浓的起床气。

          我在佛跳墙的怀里睡着,在松鼠鳜鱼的摔门声,还有鸡茸金丝笋的嗷叫中起床。

          头疼。眼睛疼。

           佛跳墙还四处说我浑身软敷敷的,搞得所有食魂都来捏我脸揉我头发,还有人捏我小肚子。

           很好。我拿起自己训练时用的软鞭,去找佛跳墙比试了。


15.

         中午是荷兰豆炒腊肉和醋溜土豆丝,加上我最不喜欢喝的西红柿鸡蛋汤上面还撒了香菜。

         吸取了昨天的教训,我开始疯狂的说菜真好吃,锅包肉你辛苦了。


         之后我汤没喝。

         后来我才知道,锅包肉只做了西红柿鸡蛋汤,我......


          我预测到了未来我天天喝西红柿鸡蛋汤的命运。


16.

           我今天当着鹄羹的面说我想吃烤乳鸽,我无法忘记鹄羹惊恐的小眼神。


            之后,晚饭竟然有烤乳鸽。幸福!!

           “烤乳鸽啊啊,鹄羹我爱你啊!啾!”兴奋的我抱住鹄羹,因为身高原因只是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等等,锅包肉你摔门干啥????


17.

        我是空桑少主,我现在慌得一批。

       因为烤乳鸽不是鹄羹做的,是锅包肉做的。我当着锅包肉的面还亲了鹄羹。

        所以我在给锅包肉准备夜宵。虽然不是什么好吃的吧...也就是三明治加上热牛奶....嗯。

       做什么不重要!!真的!!!能吃就行。

        第三次切到手的空桑少主拿着菜刀直接哭。真疼,我果然没有做菜天赋。


           但是端过去给锅包肉的时候,他很开心。我能感受得到。

            没关系,他开心就好啦。我把手拼命往身后缩,跟他说了声“晚安”便端着餐盘回了厨房。

            洗完盘子和杯子就去睡觉好了。


18.

           噫,饺子竟然在我房间里?

           因为看了鬼片所以不敢一个人睡觉啊。

         “你要是不让我喝用那些奇怪的药煮的东西,我就把我的床分给你一半。”饺子答应了!我以后可以不用吃黑暗料理了啊!

          饺子把睡梦中的空桑少主轻轻抱在怀里,空桑少主只是砸吧砸吧小嘴,往饺子的怀里不停的拱,饺子只能轻轻拍两下头,少主把头埋在饺子胸前安稳了下来。

          “少主,不要怕。我们都在呢。”


【SUJU】十三年

本文内容是部分虚构

下一年依旧喜欢你们。

未来依旧喜欢你们。


      今年是我喜欢这个组合的十三年。

      我小的时候坐在亲戚的膝盖上看着舞台上的大哥哥们跳舞。


       “看见没,他们是姨最喜欢的组合哦,他们很棒的。” 懵懵懂懂的我只知道中间那个很腼腆,但是声音很好听的大哥哥很好看。

         “他们是Super Junior哦。”


            Super Junior是十三个人。


          后来长大了,接触的明星多了。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喜欢韩国团体。

         “因为,他们在舞台上的样子很好啊!私下也很....”

         “嘁,崇洋媚外。”“中国也有很多好的啊。”


          为什么我不能喜欢他们?

          我开始迷茫了,为什么不可以?

          大概因为我是妖精,所以我不能和凡人交流?

          中二期的少女一直用这个理由安慰自己。


          后来,找到了很多一起喜欢他们的朋友。

          后来,用着自己省下的零花钱去买专辑和周边。

           后来,我抑郁了。

          小学的校园欺凌,初中的家庭压力,高中的校园暴力和来自家庭的各种压力负担让我喘不过来气。

           我开始想,自己为什么要喜欢SUJU,一个人老老实实的死去,不喜欢任何东西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我这种人就是社会垃圾。

          残渣。

          该死的苍蝇。


          “去看看SUJU吧,你很好的!”

          “SUJU为高考的孩子们加油了呢。”

          “你呀,不活着这么喜欢SUJU。哥哥们还爱着你,你为什么不去爱自己?”

           “哪怕你家里人和同学们不接受你,哥哥们和我们依旧是你的家人!”


            十三年,我失去了很多,也拥有了很多。

             谢谢你们。

            未来也要靠你们了。

            Super Junior 十三周年快乐。


【食物语】空桑少主的日常〔2〕

短的日更

我想要佛跳墙

求轻打_(•̀ω•́ 」∠)_


7.

        我是个空桑少主。

        一个失眠了一晚上的空桑少主。

        佛跳墙,一个昨天在我床上赖着不走的食魂。还有死活也不走的鸡精...啊呸,鸡茸金丝笋。

        大晚上,这俩人一直搂着我,搂到窒息。

     “美人,这么早就醒了啊。”

     “你给我出去!”我抄起抱枕就往佛跳墙脸上扔。


8.

        我现在慌得一批。

        我因为摸了臭鳜鱼的头,臭鳜鱼直接跑回房间了,松鼠鳜鱼还一直不理我,锅包肉因为我没有夸奖他,中午饭让我吃茶泡饭。

        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三个男人争风吃醋???


9.

          女人真是个可怕的生物。

          隔壁家的大姐姐又来找我了。对,不是找佛跳墙,是找我。

          “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有着惊人天赋,要不要....穿上女装吧!!”

          “不要!!!!!!!!”


10.

          女人们真的恐怖。

           捂着脸的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么疯狂的女人。

           虽然说只是套普通的jk制服,但是...裙子好短。我拼命把裙摆向下拉,能盖住一点是一点....??北京烤鸭怎么在这!!!我天,德州!阿符!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解释!

           “不愧是朕的爱妃!”不应该是爱卿吗!

           “没想到少主竟然..但是也是很好看呢。”不,德州,我没有这样的爱好。

          “我..我..你..你这样意外的很好看!”阿符...刚刚..在夸我????

          “不愧是美人,底子就很好看啊,嗯,腿也不错。”....

         “佛跳墙!!!!!你们出去!!我要换衣服!”


11.

          不知道是谁传出去我穿过女装的事情。被我抓到,我一定把他拽到操练场。

         今天陪我训练的是蟹黄汤包。

         不得不说,小个子就是灵活呢。

         “有破绽!!”

          “少主,出声音是提醒对手你要出击。”

          又双叒叕失败...出招的时候不可以说出来啊...被抓的好痛。


12.

          虾饺做的虾饺是真的好吃。

          不得不说,虾饺...很有力气呢。

         因为看到蚊子所以跳到虾饺身上之后被虾饺稳稳的公主抱的空桑少主觉得自己没有尊严了。

        等等,鹄羹?你那失落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停停停,虾饺你咋把我放鹄羹怀里了???

        “少主,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食物语】空桑少主的日常〔1〕

这是一个系列 没错 一个系列

今天开始周更或者短字数的日更

少主是我私设少主。
求轻打

1.

        大家好,我是空桑少主,我很急。

        今天佛跳墙和锅包肉都在我床上, 佛跳墙在我床上很正常,但是锅包肉呢?大哥,我把你当管家看,你却想上我床?是你们屋里的床不够软,还是我的床太大?

2.

      真好,今天灯影牛肉依旧穿那么少,跟他说过要多穿衣服了。

       啊,痕迹出来了。

       别想歪了,是他跟我练拳的时候打上去的。我打的。

3.

      今天的太极芋泥依旧是一肚子坏水,天天跟我说谋策什么什么的。虽然到最后挨罚的是我。

       为我出谋划策,取对方人头?太极芋泥,你滚蛋!

       今天的空桑少主依旧是跪在厨房墙前反省呢。

4.

      真好,烤乳猪又把我的厨房炸了。

      死中二病。

      维修钱可以买多少糖啊!可以买多少小吃啊!烤乳猪你给我站住!

5.

       今天和扬州炒饭下棋,又没下过他。

        这是第多少次?

        不记得了。早晚我会赢过扬州炒饭的!

6.

          刷过牙之后就要睡觉了呢。

          我抱着抱枕往床上一倒。啊...软乎乎的,治愈了啊...怎么有点硬?可能是我藏在床上的漫画书吧。

          当我躺床上把被子裹紧的时候,“美人今天睡那么早吗?”

         “啊啊啊啊啊!!!!!!!!”

【癌白】两辈子的爱恋〔?〕

之前的给删掉了耶嘿

因为实在太短了.....

以后更文随缘吧

比起产粮,还是更喜欢吃粮啊

更何况我还是个文笔不好的傻屌呢~o(〃'▽'〃)o

短打

很短

超短

还很傻屌

    细胞4433号其实是个癌细胞。

     之前是 。

     他也知道自己是被白细胞 1146号杀掉的癌细胞。

     而我,则是他的倾诉者,曾经也是个癌细胞。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他作为小癌细胞的时候,被杀掉的那个一起逃脱者。

   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还有作为癌细胞时候的记忆,这段记忆让我们面对白细胞,杀手T细胞他们的时候,总会有种呕吐感。

   

    那种让人恶心到吐的感觉很不好受呢,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杀掉我们,我们...也只是想活下去啊!凭什么他们就可以活在阳光下!我们就不可以!

     只是因为我们是癌细胞吗?

     陈年往事不想提了,但是不得不说,我的这位朋友...对于白细胞1146号是不是太上心了?天天求偶遇 。

  

        所以在我死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俩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他一直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只好开始跟踪他了,不是我想这么做的!

        

         第一天,他假装偶遇白细胞。“真巧啊白细胞先生,你也在这里?”巧个鬼!明明是你一直蹲点好吗?

          第二天,他假装被细菌缠住,白细胞来救他。“白细胞先生!我好怕!”怕个鬼鬼,我们之前不是癌细胞的吗?有细菌比我们更可怕吗?

         第三天,他假装带着茶迷路,白细胞巡逻的时候看见了他。“啊嘞白细胞先生,您怎么在这里?...啊,我迷路了..您喝口茶吧!”这个一脸娇羞的细胞是我认识的那个小时候称霸一个巷子的细胞吗???

          但是在第五十四天的跟踪之后,我放弃了。因为癌细胞他像我坦白了。

          “我喜欢白细胞1146,我上辈子死在了他的手上。我爱他,可是我不后悔,我现在很幸福。”

            傻子。

            最后,他还是死了。

            对于我们来说,死亡是个很正常的事情。他是最幸福的正常死亡。

             和他心爱的人前后脚死的。

            别说了,他先死的。

           白细胞1146刚跟他表白完,说我喜欢你。他就说:“对不起,我快死亡了。”

            多煞风景!

             可是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因为白细胞要陪着他走到最后,因为是爱。不得不说,那段日子的他,是最幸福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幸福的他。

              最后他还是没有说出来他就是之前死在白细胞1146号手下的癌细胞和他上辈子的爱恋。

 

              他说:“他陪着我这辈子就够了,上辈子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很幸福。谢谢你,还有对不起,上辈子没能保护好你。”

              傻子。

              你能好好的就好了啊。下辈子也要...继续幸福的活下去啊。

            愿你我不要再成为癌细胞了,那段活不下去,每天都要躲避追杀还不能说我喜欢你的日子。

             不想再过一次了。

             我现在和一个漂亮的细胞小姐姐在一起了。我现在也很幸福。可是,我想把这件事告诉你,想让你也替我高兴啊,我的挚友癌细胞啊。

   

【米尤】梦

昨天硬生生be fxxk
很早的.
很短小
我不会写车 对不起

求轻打

            米哈伊尔最近不太对劲。
            最近米哈伊尔很容易在梦里惊醒。
     
      他的手顺着身上人的腰肢往下滑,时不时轻捏两下,“哥哥...不要”
       “啊。”米哈伊尔猛的直起了身子,他忘不了自己梦中那个人的纤细的腰肢...

        这一天,米哈伊尔睡得很早,阿加莎以为米哈伊尔终于生病了,差点和克什纳一起举杯庆祝。

        他叼着身下人的唇肉,一点点吮吸着。不知道是否是错觉,米哈伊尔觉得这个人...他会很熟悉。他不想醒。
         之后,米哈伊尔烦躁的被阿加莎吵醒了。
        “阿加莎...”
        “米哈伊尔,不要认为自己是叶夫大人身边的红人就可以赖床不醒。”

         他身下的动作不停,怀中人想摆脱他的禁锢,“哥哥,不行,但是我最爱哥哥了...哥哥”
        这一次,米哈伊尔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蓝发中带着白色挑染,那双和蓝宝石无差的眼睛....尤里....是他爱着的尤里

          “米哈伊尔,你在后方,杀掉所有猎人。”

           当米哈伊尔架起了枪,瞄准了那一直紧追阿加莎不放的猎人,然而从狙击镜里,他看到的是他梦中的少年...尤里!
        
           终于见到你了,尤里。

米尤虐的我肝儿疼
最近就不产米尤糖了

自我催眠。